(图片来源:全景视觉)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余娜1月2日,工信部在其官网公告了第七批符合《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》的企业名单。包括北京中科信、天津环欧、晶澳(邢台)、上海正泰、东方环晟、浙江金诺、安徽银欣、广州三晶电气、深圳古瑞瓦特在内的9家光伏企业最终入围。

几家欢喜几家愁。一同公布的,还有正式撤销的第二批22家《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》企业名单。经济观察网记者梳理发现,与一个月前发布的“拟撤销23家”有所不同,“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成为唯一一家起死回生的企业,并未出现在此次工信部撤销名单之列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向日葵”,300111.SZ)成立于2005年,2010年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,是最早一批从事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的企业。2014年7月,向日葵正式入选第二批符合《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》的企业,并一度介入上游硅片至下游电站的多项产业链业务。

作为老牌光伏企业,向日葵近两年的业绩并不理想。即便是光伏产业十分景气的2017年,其净利润也同比下降了22.65%。2018年前三季度,向日葵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-2.62亿元,同比下降2041.18%,幅度之大令人咋舌。对于业绩缘何大幅下滑,向日葵方面称,报告期内光伏组件销售价格持续下降,国内光伏产品需求减少,导致毛利率水平低,营业利润减少。

事实上,过去两年为“止损止血”,向日葵已尝试多种措施进行自救。除出售旗下最大亏损实体优创光能外,还大手笔收购药业资产,开启“光伏+医药”双主业发展模式。2018年8月31日,在历经长达4个月的停牌后,向日葵发布《第四届监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公告》,称已审议通过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浙江贝得药业有限公司100%股权的议案。

落后资产的剥离一直持续到2018年底。12月12日晚间,向日葵发布公告,拟将落后淘汰的机器设备及电子设备等资产进行出售,涉及多晶铸锭炉和多线切片机、焊接机、层压机等。预计此次交易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净利6210万元。对于这一举措,向日葵称,公司目前生产所用的设备和相应的生产技术部分为2011年以前投入,已严重落后于目前主流技术水平,尤其是2018年“5.31光伏新政”以后,整体市场竞争环境更为恶化,现有部分设备和技术水平已无法有效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。出售设备有利于提高资产使用效率,优化资产结构,降低运营成本。

事实上,自“5.31光伏新政”后,光伏行业一度进入“寒冬”。有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,目前光伏制造业普遍开工率维持在60%左右,各环节产品价格急速下跌,不少企业面临生存困境。加之《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(2018年本)》新版规范条件颁布以来,对光伏制造企业的准入要求更为严格,一旦无法达到相关要求,已列入目录的企业便面临被撤销的风险。

“向日葵公司未被工信部撤销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之前其上了拟撤销目录一定是在电池组件转化率、环保要求或出货等方面出现了问题。躲过一劫后,企业相关方面应当痛定思痛,及时调整。否则将和其他22家企业一样,随时面临被踢出的风险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。

首页体育